當前位置: 首頁 > 每日資訊 >

非洲豬瘟根除或需十年,非影響豬價的長期變量

  • 來源:中國産業信息
  • 日期:2019-08-27
  • 編輯:admin
  • 評論:0

    非洲豬瘟于1921年首次發現于非洲的肯尼亞,此後在東非和南非地區呈地方流行狀態。1957年,由于飛機和輪船的跨洲航運,非洲豬瘟疫情傳入葡萄牙、西班牙等歐洲國家。90年代中期,西班牙、葡萄牙等國通過撲殺政策,成功根除了境內的疫情。2007年以來,非洲豬瘟再次呈現全球擴散趨勢,在歐洲、亞洲多個國家頻繁爆發。

 

非洲豬瘟全球流行情況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一、東歐地區:非洲豬瘟疫情在東歐地區持續擴散

 

    1957年,非洲豬瘟從安哥拉入侵葡萄牙,進而傳到西班牙(1960年)。隨後蔓延至歐洲內陸如意大利、法國等地區。雖然非洲豬瘟目前尚無有效疫苗,但仍有大部分國家通過大面積撲殺的方式來抗擊非洲豬瘟,比利時、荷蘭等國家都在短期內成功地控制了疫情,而西班牙與葡萄牙分別花費35年、42年根除了非洲豬瘟。不過也有少部分國家出現了根除非瘟病毒後再次感染的情況。此外,非洲豬瘟病毒也在高加索和東歐的某些地區已經定殖(即地方性流行),如意大利的撒丁島、地中海島嶼等(自1978年非洲豬瘟出現以來成爲疫區,主要在自由放養豬只和野豬之間傳播)。

 

    從傳播途徑上來看,目前非洲豬瘟的傳播路徑主要有幾種:港口及航空廚余、野豬傳播、家豬傳播以及通過軟蜱蟲等媒介傳播。在高加索地區、俄羅斯及烏克蘭地區主要受影響的是家豬,野豬病例較少;其中俄羅斯疫病傳播以生豬跨區運輸和泔水飼養爲主,各占38%和35%1。在歐盟(不考慮羅馬尼亞),超過90%非瘟疫情報告歸因于野豬,豬場可見零星爆發。在2018~2019年中國的感染案例中,疫病主要在家豬豬群中蔓延。

 

    在抗擊非洲豬瘟疫情的過程中,東歐地區典型的如俄羅斯及烏克蘭,由于小規模養殖戶占比過高,防疫水平相對低下,未能控制住疫情的蔓延。但是龍頭企業通過升級生物安全水平、改良養殖及經營模式、提高生産效率,生豬養殖行業集中度及生産規模均實現了較好的發展。

 

歐洲地區非洲豬瘟的主要傳播途徑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非洲豬瘟主要的傳播途徑及概率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ASF在歐洲地區爆發的主要原因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二、俄羅斯:規模養殖企業成長爲豬肉供應主力軍

 

    2007年,非洲豬瘟傳入格魯吉亞,隨後又傳入俄羅斯。盡管俄政府采取了較爲全面的防疫措施,但並沒有控制住非洲豬瘟的蔓延。隨後該病一直在俄羅斯聯邦的南部地區和與歐洲接壤的地區流行並持續向周邊國家擴散。盡管過去幾年非洲豬瘟給俄羅斯生豬養殖業帶來巨大損失,但非瘟倒逼大型規模養殖企業升級其生物安全水平,並不斷改良其養殖模式、提高生産效率,最終帶動了俄羅斯的生豬養殖行業的革新。小規模養殖戶加速退出,2005年~2017年小規模家庭農場生産豬肉的産量占比從72%降至16%,預計到2022年這一産量占比將降至9%,俄羅斯生豬集中度有進一步提高的可能。2007年俄羅斯豬肉自給率不足65%,目前豬肉自給率已達到95%以上。俄羅斯由過去的豬肉進口國變成了出口國。

 

2008~2018年俄羅斯家豬及野豬爆發ASF病例數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非瘟在俄境內肆虐多年,家豬爲其主要感染源

 

    俄羅斯地廣人稀,養殖上區位優勢明顯,但是主産區養殖密度相對較高。生豬養殖區域主要分布于俄羅斯西部地區,且靠近東歐部分的平原地區養殖密度相對較大,導致豬瘟在此區域迅速傳播。非洲豬瘟病毒自2007年傳入俄羅斯,在俄境內已流行近13年之久,疫情仍未得到有效控制。

 

東歐地區野豬密集分布,野豬爲歐洲地區最常見的傳染源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野豬爲歐洲地區最爲常見的傳染源。由于俄羅斯與歐盟有野豬監控方案方面的合作,聯合控制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前期非洲豬瘟主要在俄羅斯家豬中蔓延。2008~2010年,疫情主要是由于豬肉長距離運輸和養殖場內員工食用感染了非瘟病毒的豬肉而間接傳染的,此時家豬爲疫情傳染的主要來源。隨後在2012~2014年間,由于缺乏有嚴格的生物安全管理措施,且沒有對疫區及非疫區進行嚴格意義的劃分,病毒傳播到野豬群中,導致了疫情的爆發。到了2016年,疫情自俄羅斯西部邊境向中部腹地及東部地區擴散,非洲豬瘟在俄羅斯境內再次掀起一輪新的高潮,豬只死亡數量急劇上升,這可能是由于俄羅斯大部分中小散養戶瞞報疫情且處理病死豬方式不妥當造成的。

 

    從防治非洲豬瘟的手段上來看,俄羅斯政府出台的一些政策措施(包括相關的緊急防控措施、隔離手段等)與歐洲通行慣用的手段無異,大面積撲殺與隔離仍是首要的措施。疫病爆發前期俄國也非常重視清理染疫豬只清群,不過忽略了疑似疫情上報,無形中助長了疫情的加速蔓延。主要存在以下幾方面原因:1、俄羅斯2004年實行獸醫體制改革,地區及聯邦的收益服務機構獨立運行,權責主體不夠明確,導致在管控非瘟蔓延時難度增加。2、在管理過程中涉及多方利益主體,上報疫情的相關措施沒有權衡好地區農場主的利益,補貼不合理、不到位使得農場主存在瞞報的情況。3、疫情蔓延涉及到嚴格的追責機制,農場主及政府官員爲逃避刑事責任而隱瞞疫情及處理的情況十分普遍,數據顯示最終實際上報疫情的以大型養殖企業爲主。4、前期俄羅斯存在大量脫離獸醫監管的低生物安全水平的小型農場,普遍生物安全水平較低,且存在非法運輸、自由放養等問題。5、俄羅斯生豬養殖區域分布不均,長距離運輸在所難免。公路運輸中缺乏對運輸車輛的嚴格消毒,另外俄羅斯也缺乏相較嚴格的過境管制和警戒方案,反而導致了促進了病毒的快速傳播。

 

非洲豬瘟疫情在俄羅斯得以控制取決于如下幾點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歐洲大型豬場成功經驗:建立三道防線可以阻斷外源病毒入侵豬場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非瘟倒逼規模企業升級生物安全水平

 

    俄羅斯的禽肉市場占比最大,目前已接近飽和,牛肉價格較高,其消費量受家庭購買力影響較大,而豬肉價格適中,市場接受度高,仍有較好的發展前景。盡管過去幾年非洲豬瘟給俄羅斯生豬養殖業帶來巨大損失,但非瘟倒逼大型規模養殖企業升級其生物安全水平,並不斷改良其養殖模式、提高生産效率,最終帶動俄羅斯的生豬養殖行業的革新。

 

    養殖模式:規模企業升級生物安全水平及生産設備

 

    非洲豬瘟病毒仍在流行,但俄羅斯高度工業化的養豬場在此期間仍然實現了産量的逐年增加。在疫情相當嚴重的2016~2017年兩年間,俄羅斯豬肉産量仍保持增長態勢,同比增長幅度分別爲10%和5%。目前俄羅斯前五大豬肉生産商幾乎都是從非洲豬瘟中發展起來,實現豬肉産量與市場份額的提升。其中Miratorg是俄羅斯最大的豬肉制品商,公司成立于1995年,2005年公司已發展成爲全國最大的肉類貿易企業。2006年起公司涉足生豬養殖業務,2017年Miratorg在俄羅斯的市場份額已達到10.9%。Cherkizovo集團自2008年起開始建設第一個現代化豬場,目前已經發展成爲俄羅斯的第二大豬肉生産商,2017年其市場份額已達到5.5%。到2017年俄羅斯top20生豬養殖企業的市場份額達61.8%。

 

2005~2019年俄羅斯生豬年初存欄量及其變動情況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2001~2018年俄羅斯豬肉産量及其變動情況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俄羅斯最大豬肉生産商豬肉産量變化情況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我們認爲,從企業層面來看,豬肉産能的增長源于三方面:生物安全升級、遺傳改良及垂直一體化經營。具體來說:

 

  1)非洲豬瘟持續擴散的情況下,首要任務是生物安全升級。爲保證疫情監測的時效性,大型規模養殖企業一般都設有自有實驗室,且這些實驗室不僅可以監測非洲豬瘟,還包括其他疫病;不僅是監測生豬養殖場的情況,還包括飼料及屠宰等終端加工環節是否有染疫情況。一旦監測中出現陽性報告,會立即按步驟進行排查,避免疫情擴散,確保産品的生物安全性。

 

  2)生産效率的提升——包括PSY、FCR及平均日增重等的提升。大型養殖企業通過與國際化育種公司合作進行遺傳改良,使用優質種豬及先進的養殖設備,生産效率及豬肉品質大幅提升,豬肉産量隨之提升。例如,Miratorg的種豬就主要由PIC(英國)、Hermitage(愛爾蘭)和DanBred(丹麥)提供,其自動化養豬場的設備來自于BigDutchman(德國)和比利時的Roxell,屠宰設備則來自于Banss和Multivac(德國),約克(丹麥),Cryovac(美國),Mondini(意大利)以及Marel(冰島)等品牌。這也使得公司生産效率遠高于俄羅斯的平均水平:2013年Miratorg飼養生豬日均增重800克,高于俄羅斯、法國及德國的平均養殖水平;母豬生産效率指標PSY達到了26.15,高于德國22.47的水平。2017年Cherkizovo集團的母豬PSY已達到了28.3。

 

  3)大型企業通過垂直整合進一步提高豬肉産品的銷售利潤率。禽肉是俄羅斯最大的肉類消費品,大多數生豬養殖企業由肉類加工貿易企業發展而來,同時兼營從上遊飼料、養殖到屠宰及肉制品加工等業務。垂直一體化的經營模式可有效降低生豬養殖成本,養殖企業能夠很好的平滑原料價格波動的風險;在相當的生物安全水平保障下,企業可以有步驟地擴建豬場;加之生産效率不斷提高,因而俄羅斯生豬産量不斷提升。

 

    養殖結構:非瘟疫情促使小規模養殖戶加速退出

 

    非洲豬瘟使得俄羅斯的小規模養殖戶加速退出。庭院養殖一般代表的是俄羅斯生産效率相對較低的養殖戶。非洲豬瘟爆發後,防疫水平較低的散養戶損失慘重,加之飼料等成本不斷上升,小規模散養戶(庭院養殖等)産能逐步退出。2005年俄羅斯的小規模家庭農場生産豬肉約110萬噸左右,約占該國所有豬肉産量的72%,2017年其産量及市場份額分別下滑至57.6萬噸和16%。工業化農場提供的豬肉産量占比自2007~2017年從42%增長至84%。預計到2022年,小規模家庭農場的豬肉産量和市場份額將進一步下滑,約分別爲39.8萬噸和9%。預計未來俄羅斯生豬集中度還有進一步提高的可能。

 

非瘟發生後俄羅斯後院養殖豬肉産量及占比持續下滑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俄羅斯養殖結構(2018年)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非洲豬瘟對俄羅斯消費端影響甚微。非洲豬瘟疫情傳播期間,豬價中樞基本穩定。影響俄羅斯豬價變動的核心在于俄羅斯加入WTO而非非洲豬瘟疫情。從消費結構上來看,無論是按人均消費數量還是按肉類總消費量來看,目前豬肉在俄羅斯肉類消費中占比基本均在32%左右。俄羅斯2017年豬肉消費量在386萬噸,較2007年增長36.8%;人均消費豬肉20.9千克,較2007年增長36%。俄羅斯在豬肉生産上基本上實現了自給自足,2007年俄羅斯豬肉自給率不足65%,目前豬肉自給率已達到95%以上。俄羅斯甚至由過去的豬肉淨進口國變成了出口國。

 

    不過除了生産效率的提升外,貿易保護的增加也是帶動俄羅斯畜牧業反彈的重要原因。2012年俄羅斯加入WTO,2014年8月,爲了應對以烏克蘭爲中心的地緣政治發展,俄羅斯禁止從美國、歐盟、挪威、加拿大和澳大利亞進口許多農産品和食品,包括所有畜産品。該禁令進一步減少了俄羅斯肉類進口,也間接促進了俄羅斯生豬養殖業的發展。

 

俄羅斯豬肉自給水平持續上升(自給率=産量/需求量)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俄羅斯豬肉出口量近年來持續上升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非瘟短期擾動豬價,非影響豬價的長期變量

 

    從非洲豬瘟爆發期間,疫情對于俄羅斯豬價的影響情況來看,主要呈現兩個特點:

 

    1、在非洲豬瘟疫情導致生豬死亡案例較多的時候,其豬價短期會稍有調整。2014年一季度,俄羅斯染疫病死豬數量激增,僅1月份就達到972頭。疫病爆發後豬價短期內經曆了快漲快跌:在2014年1月8日至5月14日,豬價從76盧布/公斤上漲77.6%至135盧布/公斤,隨後隨著養殖戶抛售增加,至7月份,豬價跌幅超20%。我們分析主要原因爲疫情大面積爆發時養殖戶由于恐慌性心理會進行抛售,造成短期集中出欄,使得豬價下跌。非洲豬瘟疫情傳播期間,養殖戶集中抛售的情況下豬價也會有所下跌。

 

    2、中長期來看,非洲豬瘟沒有從趨勢和方向上影響俄羅斯豬價。我們分析,豬肉是價格相對適宜的重要蛋白來源,其他肉類對其替代作用有限;加之非洲豬瘟非人畜共患,只要處理得當不會影響食用。中長期決定俄羅斯豬價走勢的核心仍是供需情況。俄羅斯生豬長期供應不足,豬價一直維持高位。加入WTO後,隨著俄羅斯豬價進口量的增加,俄羅斯豬價中樞有所下移。

 

    因此我們認爲,非瘟疫情短期內會造成豬價快漲快跌,但由于俄聯邦生産效率的提升部分抵消了産能下降的風險,因此非瘟長期不改變豬價的趨勢和方向。

 

2014年以來俄羅斯豬價走勢情況:豬價中樞約在105盧布/千克(單位:盧布/千克)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三、烏克蘭:非洲豬瘟倒逼行業加快縱向整合

 

    非洲豬瘟病毒自2012年開始在烏克蘭傳播,其大面積爆發出現在2015年時期。烏克蘭獸醫局囿于資金及專家資源匮乏,對疫情缺乏足夠的管控力;加之散養戶占比較高,整體生物安全水平較低,疫情迅速蔓延。疫情大規模爆發使得烏克蘭政府進行了大面積的撲殺,同時農戶也由于恐慌性原因主動縮減了養殖規模。2012年到2017年家庭農場豬肉産量占比從56.6%降至49.3%。

 

    2008~2017年,烏克蘭肉類行業經曆了一輪快速整合,有部分大型企業成功地控制了肉食産業鏈的全要素,實現了從飼料生産加工到屠宰加工端甚至是零售貿易端的一體化。生産高度一體化的經營方式降低了企業養殖成本。在此期間,烏克蘭肉類市場結構相對穩定但鮮肉市場發展迅速,商業生産的鮮肉市場份額從53%增長到75%。

 

    生豬養殖安全水平較低,散養戶爲染疫主體

 

    參照他國在飼養及調運生豬的過程中,所有的防控措施必須與嚴格的檢疫和生物安全措施相結合。在部分已經清除非洲豬瘟的地方,政府及養殖主體通過迅速和徹底地撲殺和處理所有受感染和接觸的豬,並實施嚴格的生豬及豬産品調運禁令,已有效地控制了非洲豬瘟的爆發。這些措施應與國內養豬場的生物安全措施相輔相成。如果沒有裝備精良的獸醫服務,訓練有素的養殖人員、可觀且相對合理的補償資金(主要用于執行防疫措施及補償染疫養殖企業),養殖主體意識不到及時上報疫情的重要性,那麽這些措施也很難有效的預防和控制疾病蔓延。

 

    烏克蘭主要采用的防控措施也是基于常見的疾病控制方法,包括且不限于以下幾方面:1、禁止從疫區或疑似感染區調運生豬及豬産品2、所有受感染及接觸的豬必須人道地宰殺。屍體、動物制品和相關用品必須就地焚燒或者深埋。3、所有車輛、衣物及設備進出農場的時候應該消毒。根據上述程序,染疫農場至少40天內不應重新補欄,且哨兵豬至少應使用6周時間,同時還應進行臨床和血清監測。我們分析,非洲豬瘟疫情的蔓延基于兩方面因素:其中之一是烏克蘭生豬養殖場安全水平較低——2012年生豬供應中家庭農場占比約56.6%,養殖企業産量占比約爲43.4%,而上報的疫情中約有98%是發生在小規模養殖主體中。另一方面,烏克蘭獸醫局囿于資金及專家資源匮乏,缺乏提高畜禽養殖業競爭力的總體方向和戰略,對疫情缺乏足夠的管控力。

 

烏克蘭生豬養殖場生物安全等級標准級別及其占比情況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肉類行業迅速整合,一體化企業嶄露頭角

 

    非洲豬瘟病毒自2012年即開始在烏克蘭傳播,其大面積爆發出現在2015年。2015年烏克蘭疑似感染非洲豬瘟病例達6.5萬頭,病死數達436頭,較2014年大幅提升。大規模疫情的爆發使得烏克蘭政府進行了大面積的撲殺,同時農戶也由于恐慌性原因主動縮減了養殖規模。因而烏克蘭生豬存欄量持續下行,2018年生豬存欄量較2011年下滑約20.2%。在烏克蘭,非洲豬瘟的大面積爆發使得國內生豬存欄量持續下滑,養殖規模增長基本停滯。2017年豬肉産量較2013年下滑1.6%。生豬供應趨于下行的背景下,烏克蘭豬價趨勢上行,2019年4月底其豬價較2012年初上漲約106.5%。

 

非洲豬瘟在烏克蘭的爆發案例數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2012年至2019年4月烏克蘭發生的疑似感染ASF的生豬數量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2012年至2019年4月烏克蘭因感染ASF的病死豬數量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2012年~2019年4月底烏克蘭爆發非洲豬瘟,豬價漲幅達106.5%(單位:UAH/千克)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非瘟疫情影響下,烏克蘭無法順利出口豬肉,産能和需求端均有收縮,這是2008~2017年烏克蘭生豬市場規模並未出現顯著增長的原因。在此期間,烏克蘭肉類市場結構相對穩定但鮮肉市場發展迅速,商業生産的鮮肉市場份額從53%增長到75%。

 

    企業層面來看,2008~2017年,烏克蘭肉類行業經曆了一輪快速整合,部分大型企業成功地控制了肉食産業鏈的全要素,實現了從飼料生産加工到屠宰加工端甚至是零售貿易端的一體化。生産高度一體化的經營方式降低了企業養殖成本。目前烏克蘭生豬養殖行業集中度不高,整體上仍以中小型養豬場育肥爲主,2017年CR45約爲53.5%,其中最大的豬肉生産商APK-Invest市場份額約爲7%2。

 

    盡管非瘟疫情在東歐地區控制難度較大,疫情的擴散也導致了産能的加速去化,但烏克蘭的消費結構並沒有發生較大變化。2008~2018年烏克蘭豬肉占肉類消費的比重從28.5%降至26.9%。烏克蘭豬肉內銷增多而出口量有所下降,自産的低價豬肉絕大部分被烏克蘭肉類加工企業內部消化。

 

2008~2018年烏克蘭肉類消費結構變化情況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2018年烏克蘭肉類消費結構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烏克蘭生豬年初存欄量走勢情況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烏克蘭生豬出欄量走勢情況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四、西班牙:歐洲主要豬肉生産國之一,年出口量約占全球的17%

 

    西班牙地處伊比利亞半島,國土面積約50.6萬平方公裏,是歐洲重要的豬肉生産國之一。2018年,西班牙生豬出欄量近5000萬頭,超越德國、成爲歐盟28國中最大的生豬生産國。同時,西班牙也是全球重要的豬肉出口國之一,2017年豬肉出口量超過140萬噸,約占全球總出口量的17%。

 

西班牙地處伊比利亞半島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09年以來,歐盟生豬存欄量在1.4~1.5億頭波動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西班牙成爲歐盟第一大生豬養殖國家(2018年)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1986-2018年,西班牙豬肉産量及增速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1986-2017年,西班牙生豬出欄量及增速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經曆非洲豬瘟疫情洗禮,根除計劃實施持續10年

 

    1960年非洲豬瘟首次進入西班牙,生豬産量發生明顯波動1957年非洲豬瘟第一次傳播到非洲以外的地區——葡萄牙,原因是裏斯本機場附近的一家養殖場使用飛機上的食物垃圾作爲飼料造成非洲豬瘟感染,雖然疫情很快就被控制住,但是不久之後的1960年非洲豬瘟再次在裏斯本爆發,同年在西班牙亦發現首例疫情。此後,疫情長期在西班牙流行,1985年西班牙政府推出非洲豬瘟疫情根除計劃,直到1995年疫情才被徹底根除。

 

    非洲豬瘟疫情首次進入西班牙後,對西班牙生豬出欄量産生較大影響。1961-62年西班牙生豬出欄量連續2年下滑,其中1961年西班牙生豬出欄量同比下滑10.1%,創下近10年來的最大降幅。

 

1960年非洲豬瘟首次在西班牙發現,1995年實現根除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疫情根除過程持續10年,飼養設施實現升級

 

    1985年起,西班牙開始實施非洲豬瘟疫情根除計劃。伴隨疫情防控的進展,西班牙2次適當調整政策,曆經10年,才將疫情徹底清除。

 

    1985年:實施嚴格的根除計劃,大幅提升飼養設施

 

    由于全國範圍內均有非洲豬瘟疫情分布,西班牙采取較爲嚴厲的措施對疫情進行防控,並獲得歐盟的財政支持,其中關鍵措施包括:1、由移動獸醫現場小組專門負責該計劃的疾病控制和診斷;2、對所有養豬場進行血清檢測;3、提升動物飼養的設施、改善衛生條件;4、消滅所有ASF攜帶者,減少感染的畜群;5、對豬群的移動進行嚴格控制,交通工具也必須進行合適的沖洗和消毒。

 

    1989年:防控計劃初顯成效,開始采用區域化政策

 

    1989年11月,根除計劃演變爲了區域化政策,西班牙被分爲ASF感染區、監測區和自由區。1、感染區:(1)養殖場養殖動物的30%每年必須進行兩次血清學篩查;(2)在使用開放式或混合式生産系統的農場中,每6個月對所有畜群中50%的繁殖動物進行抽樣檢測,每次繁殖動物每年至少檢測一次;(3)體重超過40公斤的豬必須每年檢測一次;(4)狩獵殺死的野豬必須通過病毒學和血清學技術檢查ASFV。2、監測區:(1)在每個種畜群中,每年對30%的繁殖母豬進行檢測;(2)在使用開放式或混合式生産的農場中,每年對所有畜群中50%的繁殖母豬進行分類處理;(3)重量超過10公斤的豬必須進行一次測試。對于在過去6個月內發現攜帶病毒的畜群,抽樣可以增加2倍。3、自由區:每年需要對母豬群和野豬種群的5%進行血清學抽樣,這些樣本主要來自臨近監測區和受感染區的地區以及屠宰場附近的牧群。1994年:尾聲階段,協同葡萄牙清除非洲豬瘟疫情1994年,當時疫情主要位于西班牙、葡萄牙兩國邊境、且位于西班牙的一側,與葡萄牙當局政府共同開展消除疫情的工作。

 

西班牙非洲豬瘟的根除過程持續約10年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發表評論
評價:
聯系我們
  • 電話:020-37288723
  • 傳真:020-37287849
  • 地址:廣州先烈東路135號4號樓609
  • 郵編:510500
  • 郵箱:gdfeed@vip.163.com